第882章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短暂的沉默过后,姜峰主动开口道:“小金啊,既然你不表态,那这件事就只好由我处理了,咱先不说你表弟砸饭店的事,就说说林昆袭警……”

“一旦我告诉他们,那么学校的考核大计,必定前功尽弃,那个时候,我就成为了学校的罪人,你们告诉我,我该怎么办?!”

王宝乐彻底傻了,呆呆的看着灵网,他自己都没觉得自己这么伟大,好半晌才恢复过来,目中带着绝望,好似生无可恋的取出一包零食,咔嚓咔嚓的咬牙吃了起来。

林昆过去跟冯佳慧打了声招呼,然后就带着澄澄回到了车里,澄澄一看到改装后的捷达,马上就惊讶的称赞了道:“哇,爸爸,你的车好酷哦!”“没你妈妈车库里的车酷。”林昆笑着道。

就在林昆一筹莫展的时候,澄澄突然拽了林昆一下,“爸爸,你看那儿!”

“呵呵,晚了!”林昆嘴角冷冷一笑,继续挥舞着手里的匕首,唰、唰、唰……果断的三下挥罢,扒手惨叫过后直接昏死了过去,至此他左手的五根手指全被切掉,血水汩汩的流了出来,洇红了一大片的地面。

“难道就没有法律?”林昆笑着问,脸上的表情看不出丝毫的慌张。“你他妈废话怎么这么多?”这小弟不愿意了,挥起手就冲林昆打下来。

“谁家的孩子,瞎叫唤什么!大人赶紧给领走,一会儿伤到了可不负责!”“赶紧把这孩子领走!”“你们赶紧走!”……这些个保安暂时停下了手上的动作,全都把针对目标指向了林昆和澄澄。林昆冲几个人笑了笑,很客气的道:“几位哥们别动气,小孩子不懂事随便的叫喊,你们别放在心上。”说着从兜里掏出了一包玉溪,挨个递过去。

林昆走到床前,查看了一下正在酣睡的澄澄,然后才放心的退出房间,余志坚一直站在门外等他,林昆对余志坚说:“把车钥匙给我,澄澄要是突然醒了,给我打电话,我马上回来。”

“挺好的,她很漂亮,孩子也很乖很可爱。”周晓雅微笑着说,话语里却难掩意思酸溜溜的味道。

刘汉常脸色一滞,眼中渐渐露出了凶光,看了眼四周,荒荒阡陌,不见人踪,他冷冷的道:“那婆娘,时下我便可令你入地狱,你若再敢无礼,便试上一试,我就问你,去还是不去?!”

“师傅,真不是你想那样的!”李春生着急道。“我不想听你说,你赶紧走吧。”林昆摆手道,他现在是越来越觉得李春生这孩子傻,这孩子的智商傻的都不应该出来混社会,擎等着被骗。

沈曼不由自主的张大了嘴巴,她揉了揉眼睛,怀疑自己是不是看错了,这世界上怎么可能有这样的身手,短短几秒钟的时间,就放倒了七个手持匕首的凶徒……这还是人么!?

砰!林昆直接一个大脚板子踹出,踹在了这个不男不女的肚子上,后者呜嗷的一声惨叫,整个人直接倒飞出去,咣的一声撞开了大门。

林昆稍微的愣了一下,内心里像是被一道电流滑过,表情有些不自然的笑道:“不饿……”话音还不等落罢,她那不争气的肚子就咕噜的叫了一声,顿时,她的脸更红了,赶紧把头低下来,眼神从林昆的身上挪开。“等着,我去给你弄吃的。”

“有多想呀?”林昆笑着问,澄澄抬起小脑袋,一副小孩子极其认真的表情看着林昆,道:“很想很想,每天除了玩和睡觉,剩下的时间都想妈妈!”

“王宝乐,你干了什么!”柳道斌一眼就看到杜敏二女从远处带着怒气追来,而被她们追着的王宝乐,则是边走边系裤子……这诡异的一幕,让柳道斌愣了一下,他对杜敏早就有心思,此刻本能的对王宝乐就厌恶起来。

林昆这才停止了和耿军狄的话题,朝门口看了一眼,转而笑着对耿军狄说:“耿哥,门口有个人,你说会不会是来放咱们回酒店的?”

“好啊,澄澄要给爸爸讲什么故事?”“讲……就讲龟兔赛跑吧,这是冯老师今天刚给我们讲的新故事。”小家伙一脸认真的讲了起来:“森林召开运动会,小兔子和小乌龟都参加了……”

一听这口气,可是个准客户,于是销售员不再犹豫了,脸上笑容僵硬的冲林昆和章小雅道:“二位不好意思,麻烦二位外边请,我们要做生意的。”

“算,我儿子表现的太棒了,一声也没哭。”林昆笑着道。“爸爸,等我长大了,也要做像你一样的大英雄,专门惩罚坏人。”小家伙目光坚定的道。

“昆哥,你在这等我一下,我去把这狗扛车上。”说完,余志坚就向那只半死不活的大狼狗走去,那大狼狗看到余志坚过来后,立马惨叫起来,余志坚抬脚冲它的脑门一踩,顿时咔嚓一声响,这大狼狗顿时没了气息。

幼儿园的门口停满了车,打眼一看,最便宜的也是二三十万的合资车,林昆的老捷达往边上那么一停,一下子就成了最底层的了,可咱林昆不在乎这个,在场所有的车主包括在内,敢说开的车比他好的人人皆是,但敢说老婆比他老婆漂亮的,绝对一个都没有,对于男人来说,这就够了。

“董总,不是说好了咱们礼尚往来么,你就别跟我客气了,拿着吧。”林昆这厮气死人不偿命的道,边说边将那一万块钱硬塞进了董大海的手里,要是外人一看,肯定会觉得这小伙子真敞亮,一出手就是一万块。

李春生很快就到了,但被堵在门岗进不来,最后余志坚给门岗打了个电话,这才把他和珍妮放进来,两人在保安的指引下,找到了余宗华的小独楼,林昆和余志坚已经坐在正院门前的石桌旁等他,看到林昆后,李春生马上激动起来,“师傅!”那激动的劲儿就好像随时都能喷出眼泪。

韩心喜欢到处走走,冯佳慧尽地主之谊陪她,两人就沿着小镇的主干道一直向前走,昨天是向北,今天是向南,磨盘镇虽然不大,但胜在民风淳朴,镇子上的建筑也都带有着农村地方的建筑特色,这些在韩心的眼里都是风景,她脖子上挂着一个单发相机,一路走走停停拍照片。

“给我拿开!”金柯怒然的道,挥手就向面前的烟卷打过去,林昆赶紧把手往后一缩,很认真的道:“金局长,这可是好烟啊,浪费不得的。”

章小雅没有愤怒,只是叹了一口气,道:“你们真够无聊的,怎么就不能盼着别人一点好呢,既然你们说我是傍大款了,那就当我傍了吧。”

林昆走到床前,查看了一下正在酣睡的澄澄,然后才放心的退出房间,余志坚一直站在门外等他,林昆对余志坚说:“把车钥匙给我,澄澄要是突然醒了,给我打电话,我马上回来。”

“小子,你特么的找死,谁都敢骂!”“信不信老子弄残你!”“麻痹的!”

脑袋里短暂的空白,章小雅马上反映过来,原来他是故意吓唬自己呢!同时,她白皙的脸颊也迅速的绯红起来,想到自己刚才……真是羞死人了!小丫头把头深深的埋了下去,经过这么一折腾,彻底的蔫吧了。



警察局的大厅里,李春生和徐有庆以及另外的两个小子都已经做完了笔录,事情的真相已经搞明白了,徐有庆见他表哥都无能为力,心知这次瘪吃定了,他也算是个识时务的人,痛快的掏出了赔偿的钱,然后当着警察里众人的面儿,和他的两个小跟班一起向李春生鞠躬道歉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