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833章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林昆:“……”疯皇高级会所里。疯彪坐在他私人办公室的沙发上,眼前坐着四个人,分别他手下的虎、豹、狼、狗,阿豹和阿狗两人面色惨白,表情里捱不住的痛苦之色,另外两个阿虎和阿狼则是脸色阴沉,四个人全都看向面色更阴沉的疯彪。

“哼!”冷玉丽傲气的把她那粗糙的大脸盘子一仰,得意之气甚足,而后很有‘自知之明’的说道:“黄权,我知道你在敷衍我,我又不是没有自知之明,虽然我没有她那么好看,但也不必她差多少……”

再说刚才,要不是林昆身手了得的变态,自己的身上恐怕已经被他们用刀子戳穿了无数个血洞,自己要是没反抗,肯定还会被他们这群混蛋玷污了身子,这群丧心病狂、狡诈阴险的混蛋今天能这样对自己,明天就能这样对别人,上天赋予了他们生存的权力,他们却用来祸害别人!

大山里曾有传说,说一只成年的海东青,能够轻易的杀死一头黑瞎子,那黑瞎子在山林里可是霸主的角色,就连一向凶猛的老虎都不愿与之为敌。

接下来,两人开始你来我往的布阵、绞杀,起初付国斌杀的是连连进击,打的林昆节节败退,本来在付国斌看来很轻易就能拿下的一局,到了中期却僵持了起来,他虽然在兵力上明显占优,可就是拿不下战局。

疯彪先开口了,他盯着林昆,语气阴森的道:“兄弟,即便你是条过江龙,也得敬一下我这个坐山虎吧,做人太猖狂——不好!”后面两个字语气咬的格外重。

怎么说人家也是大家闺秀一枚,基本的待客礼节还是有的,冰箱里没什么特殊的饮料,章小雅就拿了两瓶矿泉水出来,摆在了阳台的茶几上。

周晓雅轻咬贝齿,脸上说不出的尴尬,但对于一个小孩子,她又不能表现的没有大人的气度,所以只在那尴尬的笑着,笑的是越来越僵硬。“哦,那就好。”澄澄冲周晓雅咧嘴一笑,这笑容就跟林昆咧嘴时的表情一样,这不是林昆教的,是小家伙自学成才的。说完澄澄转过身,冲林昆扮了个嘴脸,一副得意洋洋的表情。

两个小丫头,满心期待,慢慢变成失望,只是蓝婵,喜怒形于色罢了。“蓝婵,你现今可是大将军了,不会心里还想,要吐我唾液这么幼稚吧?”陆宁笑着问。

“哦……”澄澄脸上的表情缓解了不少,仰起头问林昆道:“爸爸,我刚才表现的怎么样,算是超级英雄么?”

柳道斌更是头皮要炸开,汗毛耸立,心底狂颤,实在是这红骨白婴蛇名气太大,列入联邦灵元纪的千凶之列,此蛇身体虽脆弱,速度也并非极致,可它的毒性之大,沾染一丝就会瞬间化作血水,只留下一具红色的骨头,因而得名。

当然,老妈从骨子里,还是有些畏惧以前刘家的夫人及宠妾,原本对尤五娘谄媚的殷勤有些接受不能,但尤五娘却就是有个本事,令老妈渐渐忘却她以前的身份,甚至称呼上,也敢直接称呼尤五娘“五儿”了。

林昆现在只想知道那个把张大壮打进医院的孙子在哪,无心跟这些个虾兵蟹将墨迹,他果断的出手,三记重拳‘嗖嗖嗖’的挥出,直接放倒了三个保安,这三个保安还没反应过来怎么回事呢,就躺在地上痛叫了。

林昆回过头,眼神陡然变的孤傲犀利,仿佛一头来自漠北深处的苍狼王,四个小弟顿时如遭雷击,手中的钢管全都当啷当啷的掉在了地上。

只是他不知道的,是在他离开后,老医师的身边,无声无息间,出现了一个老者,这老者好似仆从一般,佝偻着身子,站在老医师身后。

陆宁也不理他,实则有几个案子苦主供词及人证供词的原本还都在,刘汉常也说,能寻到那些苦主和人证,就这几件案子,就足够判王缪抄家问斩了,更别说,给他扣上了一个“和刘逆勾结成党”的大帽子,谁叫很多案子,就是刘志才帮他大事化小小事化无的呢,这个帽子扣下来,谁不绕道走?

别墅的二楼有一个专门的洗浴间,里面浴缸、桑拿、淋浴等设施一应俱全,就差一个专门搓澡按摩的技师了,否则绝对是VIP级的桑拿享受。

林昆大大咧咧的走进了别墅区,秦雪也开着凯迪拉克离开了,路上她叼着大青蛤蟆,嘴角噙着一抹淡淡的微笑,冷艳的脸颊上似有春风拂过。

有人开门进来,林昆头也不回,直到黄光明满脸细汗,恭谦的来到跟前,他才抬头看了一眼。

黄毛一脸讨好的笑容,脱口就要喊张大壮的外号,刚喊出两个字,被林昆冷冷的眼神一扫,赶紧收住了嘴,改口道:“大壮兄弟,对不起啊,是我们有眼无珠冒犯了你,还请你原谅,让你的兄弟放我们一马……”

然后,他便心中暗喜,我就说嘛,妹妹如此端庄美貌,又有哪个男人不动心?看来这位新明府,自也对妹妹有意,所以爱屋及乌,赦免了自己。

“扶老人家进去休息!”不等陆宁吩咐,尤五娘已经指使恶奴,立时便有一名彪形大汉,半强迫半劝说的,抻着王老太公回了厅堂。旁侧又有恶奴搜来纸墨笔砚,扔在王宪眼前,更有恶奴,狠狠朝着王宪腰间踢了一脚,“快写!”眼见王宪如此狼狈,陆二姐心中突然有些不忍,说:“小弟,我……”

在后世,陆宁不是没见过坏人,但毕竟是文明开化时代,再坏的人,在镁光灯下,也是衣冠楚楚,而且,也不会有合法的变态杀人狂。

林昆身上顿时忍不住的起了一片鸡皮疙瘩,零上三十多度的天气,愣是有零下八十度的快感——这姑娘的声音实在是太嗲的,嗲的地球都跟着降温了。

而且,吸引日韩商贾并不是陆宁的最终目的,要吸引的,最大的商贸集团,当然是大食商人,也就是那些阿拉伯及波斯商人。

蓝思燕和蓝思颖闻声也起床了,她们姐妹俩本来和文红红、唐幼微、花傲雪、花傲玲四个,算是站在过统一战线上的,姐妹俩今天早上却是遭到了文红红、花傲雪四人的谴责,强烈谴责。

蒋叶丽一着急声音就有些大,周围的人全都向她看了过来,南城区四大帮派之一的马帮老大马锦魁冷笑着冲蒋叶丽道:“蒋小姐,擂台之上生死有命,这是多少年来的规矩,怎么难道你想改了这规矩不成?”

三个保安也不管三七二十一的,风风火火的就向林昆扑了过来,一个个手里都攥着橡胶警棍,‘唰唰唰’的劈头盖脸的就向林昆劈了过来。

“没事没事,爸爸脸上的肌肉有点僵硬,活动一下……”林昆忍痛笑道。

这一切发生的太快,就在众人欲上前救助的瞬间,突然的,远处的丛林地面上,传来一声震慑心神的婴啼,有一条手臂粗细的红线,哪怕是在黑夜,也依旧清晰无比,展开惊人的速度,正直奔此地。

何翠花顿了一下,语气变的谨慎起来,道:“这保护费涨的有点太快了,刚开始二百块钱一个月,现在涨到八百了,我们这是小本生意……”

少年郎扬着脖子,气恼的看着孙羽:“你们合伙诓我!明明知道我不是他对手,故意来挫我锐气!他在此,又如何?!某就是不降!”

“哟!”“哟哟哟!”饭局中间林昆去了卫生间,冯佳慧和韩心和四个孩子正吃饭呢,不远处突然传来了两声轻佻的声音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