作者:朱文漪

没什么家族根基的王忠和范正辞,对自己的身份毫不质疑,他们甚至掩饰不住他们的震惊,想来是一些听闻的传说,现今得到了印证。不过如果他们官做的够大,将来能够在暖阁近距离觐见自己的话,这种震惊,也是早晚的事情。

作者:雎鸠阳州

耿乐乐不服气,“为什么呀?”耿军狄笑着说:“因为你冤枉澄澄了,你林叔叔本来杀死的就是条鳄鱼。”在外人面前耿军狄的气场总是很雄厚,可在自己的女儿面前,他这个大男人却是异常的温柔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