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08章

中年男人一听林昆说这话,也不顾刚才被林昆的眼神震慑住了,马上又是一股怒火由心而起,怒吼道:“你特么的说什么,说你儿子打的好!?老子今天非给你点颜色……”
三个西域男顿时被呛的大声咳嗽了起来,车里马上有人骂道:“次奥,赶紧追!”于是,面包车也是一声嘶吼,紧跟着就追了出去。
说起来也巧了,恰好是冯佳慧今天回来,冯远志夫妇准备早点打烊,一家人早点坐在一起说说话,今天的生意却是异常的红火,一直忙活到晚上八点多钟才消停下来,这让林昆和韩心都十分的惊讶,这磨盘镇看似不大,没想到吃包子的人居然这么多,韩心开始的时候还能做些轻便的活,最后干脆累的到楼上休息了,她本来就是一个皮肉金贵的小姑娘,平常哪做过这种粗活,林昆倒是越战越勇,要不是他从头到尾都在帮着忙活着,就今天晚上这生意,冯佳慧一家三口还真忙活不下来。
林昆笑着说了声谢,然后随便的客套了两句,就打着哈欠把电话挂了,这时他正在二楼的阳台上晒太阳,要不是姜峰突然的电话打来,他都已经缠绵梦乡了……
林昆从卧室里出来,澄澄看着眼前这位大美女,顿时惊艳的张大了嘴巴,称赞道:“妈妈真漂亮,比电视上的那些大明星阿姨们还要漂亮!”
途中好似游览一般,王宝乐看着左右的建筑商铺,感受着此地明显与家乡凤凰城不同的气息,虽没有什么新鲜惊叹之意,可也有不少侧目之处。
林昆觉得胳膊有点酸,好像被什么东西压住了,歪过头一看,眼前的画面实在是太有爱了——‘儿子’小楚澄趴在他的胸膛上,小家伙睡的很酣甜,嘴角隐隐的流出一抹哈喇子,‘老婆’林昆枕在他的胳膊上,乌黑的秀发散落,露出那美若天仙的脸颊,他的手很应景的搂着林昆的半边香肩,把这母子俩一并揽在自己的怀里——有爱吧!
林昆喝惯了漠北的烈酒,再喝这种口感柔和的名酒,属于百喝不醉型的,耿军狄在酒桌上绝对算是个老油子了,不是因为他这人喜欢吃吃喝喝,而是处在他这个位置上,想没有应酬那是不可能的,这也是目前华夏官场上的一种通病,都说生意是酒桌上谈的,官场也差不多。
原本,就算这陆宁是东海国主,自己这州官品级差了几十级,可他也管不到自己,本来没什么相干。但有了王吉、司徒府奴仆遭遇的前车之鉴,谁还不知道?这东海公,实在是一位不好惹的主儿。这?好像有些糟糕!
林昆抬起头的时候,林昆已经下楼了,望着这个高大男人的背影,她的心底再次说不出的感觉,像是一道电流滑过,又像是一阵暖风吹过,她轻轻的对自己笑了笑,拿着矿泉水坐到了二楼小吧台的椅子上。
挂了电话,黄飞手上缠着绷带打着石膏,忿忿的骂了句:“麻痹的,不就仗着她老子是国税局的一把手么,要不老子才懒得搭理那个丑八怪!”
韩心照完了一对正在镇子桥头上并肩而坐的高中情侣,转过头笑着问冯佳慧:“佳慧,如果给你一次时光逆流的机会,让你在高中的时候就遇到他,你会不会和他像他们那样坐在一起,甜甜蜜蜜的度过青春。”
“惹什么事惹事,我在你眼里就那么不淑女啊,我只不过是想认识认识美女罢了。怎么,害怕了?不会你跟她有一腿吧!”冷玉丽眯着眼睛说,顿时把黄权吓了一哆嗦,连连摇头:“没有没有,怎么可能……”黄权被冷玉丽拽着来到了周晓雅的面前,看到两位重量级的人物走过来,周围的人都很识相的纷纷让开,黄权嘴角扯起一抹尽量绅士的笑容,道:“晓雅,来了啊。”
周晓雅有意想要讨好冷玉丽,所以跟在冷玉丽的后面,等走出了聚会的乾坤大厅,她刚要追上去和冷玉丽招呼一声,却发现冷玉丽走进了旁边的拐角走廊,周晓雅悄悄的跟过去,就听冷玉丽在里面小声的打电话……
男子甲阴测测的冷笑,“你想多了,我们可没有那么残忍,你这只小鹰得归我们,咱们之间得事就两清,否则大熊受伤的钱你根本赔不起!”
“当然了。”小家伙马上迫不及待的吃了一口,抬起头对林昆道:“妈妈,你也尝尝吧,好好吃哦,比餐厅里的还好吃呢!”
而这些人犯,也绝没有想到本县接案破案如此神速,若以往,那些苦主报上衙门,也得拖拖拉拉数天后才开始查案。
林昆一副不在乎的表情,从兜里又摸出了根烟递到金柯的面前,嘴上嬉皮的一笑,轻佻的说道:“金局长,别发这么大的火气啊,你也来一根?”
百凤门舞厅最吸金的产业不是楼上的两层舞厅,而是这藏身在地下的拳场,过去百凤门的老大何军活着的时候,地下拳场每个月的收益至少在百万以上,但自从何军意外死亡,蒋叶丽接手了百凤门之后,这地下拳场就没营业过。
“次奥,你这人怎么开车的,想撞死人啊!”保安抻直了脖子指着林昆叫嚷道。
我想,或许我昨天说的话成真了。灵芊此话让我心中猛地一跳,胖子却嘀咕道:“什么话啊?”“这附近或许不仅仅有老虎和伥鬼。可能有什么更厉害的东西在盯着村子。”然而,光是商量,到头来也不可能得出结论,上午老汉安排了五六个猎人带路,还牵了三条狗,和我们一起进山,实地观察。